发掘宝马城的秘密

  安图宝马城因何得名?是谁、什么年代建造的?是做什么用的?来源:新文化报 - 新文化网

  安图县西北4公里处的丘陵南坡上,有一处古代遗址。根据残旧的城墙,大家推测,这里在古时候应该是座城,而且这城还有个挺“土豪”的名字,名曰宝马。此宝马说的真是一匹马,相传,唐代名将刘仁轨在此地得一宝马,故此,后人称之为宝马城。

  宝马城之南,就是宝马河,由西向东流入二道白河,北墙外10米处,就是通往宝马村的道路。2007年,这里被列为吉林省文物保护单位。

  这座名为宝马城的遗址,在古时候是什么样的地方?是谁建造了它?这几十年间,不断有人猜测它的前世,在学术界,很多人都认为,这里是渤海朝贡道上的重要驿站,也有学者推测,这是渤海中京显德府的兴州。

  去年8月,吉林省文物局组织考古专家率队对宝马城进行了试掘,今年8月,发掘工作正式铺开———这是宝马城有记载迄今的首次发掘。日前,考古团队完成发掘工作后回到长春,与他们一同归来的还有一箱箱承载着历史记忆的出土文物以及一个个关于宝马城真实身份的秘密。

  去年,因为长白山管委会与安图县想在宝马城这一带建一个宝马经济区,为了确定这座有着古老城墙的宝马城的价值,他们向文物部门提出了发掘的建议。多年来,吉林省文物局一直在计划对宝马城遗址进行发掘,这次,经过报批,决定启动试掘工作,由吉林大学边疆考古中心主要执行。

  去年8月,本次发掘工作的执行领队、吉大边疆考古中心的赵俊杰博士率队来到宝马城。经过初步勘查,确认城址平面呈长方形,城内中部由南向北顺次排列有三个土台,看起来应为大型建筑基址,城内西北角也有一个土包,性质不明,“城墙破坏得已经严重了,南半部湮没无存,门址不清。”赵俊杰说,经过测量,城墙现存的周长只剩下465米,高度不到1米,遗址的整体面积约为1.4万平方米。

  考古团队根据最新测绘而成的宝马城平面图,在充分考虑学术目的与城内实际情况的基础上,共选取5个试掘地点,布设探方2个、探沟3条,实际发掘面积88平方米。这次试掘,他们共确认了2座建筑基址,并对东城墙做了局部解剖,还发掘出了青砖、瓦砾、瓦当、陶制建筑构件、铁钉等文物。

  试掘工作完成后,考古科研人员开始对发掘的文物进行研究分析,“比对其他遗址出土器物,发现与完颜希尹贵族墓地、扶余西车家店等金代遗址出土的遗物,形制相似。”赵俊杰说,宝马城遗址出土的文物,其陶质陶色、形制、纹饰、制法,都具有金代砖瓦的一般特征,而且他们并没有在这里发现其他时期的遗物,“另外,城墙基底部叠压在第四层自然淤积层之上,又被金代地层所叠压,初步判断,宝马城的始建年代与主体使用年代均为金代。”

  今年8月,考古队伍再次走进了宝马城遗址,这次,他们正式开始大规模发掘工作,首要任务就是确定宝马城遗址内建筑的用途和使用者的身份。这次发掘的面积达到了728平方米,发现遗址当中有一座大型夯土台基式建筑,还有环绕三座基址的回廊,并且清理出大片的砖瓦。“这座建筑,面阔3间、进深3间,东西14.4米,南北9米,室内无柱。”赵俊杰说,对空间跨度如此大的建筑实行内部全减柱处理,在古代建筑中并不多见。

  这座建筑的地面上,都铺着地砖,考古人员在上面发现了多处涂着蓝彩的木材残迹,“这表明,当时这座建筑的梁枋上应该有彩绘。”而且,墙外倒塌的白灰上也有明显的红彩痕迹,“外墙壁面处理方式,应为抹白灰后施红彩的做法,即红墙。”赵俊杰说,他们因此判断,台基上的主体建筑是一座面阔、进深各三间,外墙涂红色,内梁涂蓝色,砖墙,木构歇山顶建筑,“一般而言,宋金时期的建筑,有这些特征的,多见于宫殿、寺庙或礼仪性建筑,绝非普通民居所用。而且,建筑所用础石体量庞大、构件精美,可以看出它的高规格。”

  随着发掘工作的不断进行,出土的建筑构件遗物也越来越多,而且都制作精良,浮雕兽面纹瓦当的精美程度,比完颜希尹墓地的出土品有过之而无不及。通过对遗迹与遗物的对比,考古专家认为,宝马城内建筑的等级,要高于白城永平遗址与白城金家遗址,单体建筑的构造形态接近于金上京刘秀屯建筑基址。“永平遗址与金家遗址的发掘者都推断,遗址为金代寺庙遗存,而刘秀屯建筑基址是迄今考古发掘所见宋金时期规模最大、等级最高的宫殿建筑,被认为是金代皇帝百官祭祀太阳的‘朝日殿’。”赵俊杰说,综合以上认识,他们初步推断,宝马城内建筑址可能是金代用于祭祀的礼制建筑。

  考古专家依据当前的资料,进一步研究,在《卷三十五礼志八》中查阅发现:“金大定十二年(1172年),金世宗效仿中原皇帝封禅泰山之举,始封长白山神为兴国灵应王,并在长白山北侧建庙奉安,春秋之际遣派官员前往祭祀。金明昌四年(1193年),金章宗为了表达对长白山的崇敬之情,又册封长白山为‘开天宏圣帝’。”

  赵俊杰说,在遗址发掘的那段日子,天气晴好时,从宝马城向南眺望,长白山的主峰尽入眼底,“这也符合《大金集礼》中‘(长白)山北地一段,各面七十步,可以兴建庙宇’的记载。”因此,研究人员认为,宝马城可能就是金代晚期皇家修建的祭祀长白山的神庙。

  这次发掘工作,有一件令考古队员们至今难忘的事,“想想还真是挺惊险的。”赵俊杰说,8月23日那天,发掘工作像往常一样进行着,为了更快地清理探方,团队聘用了当地的一些农民参与工作。“突然一位老乡兴奋地告诉我,他们挖到了好东西,和平时出土的都不一样。”

  赵俊杰连忙问是什么。“他们说,好像是个炸弹。我当时差点晕过去。”赵俊杰连忙到发现炸弹的探方附近看,果然有一截弹尾裸露在泥土外,“看起来应该是个迫击炮弹,出于安全考虑,我们马上全员停工、报警、等待排爆。”

  没过多久,警察来了,镇里的有关部门也立即赶了过来,现场拉起了警戒线。但是,对于从未见过的迫击炮弹,大家既恐慌又好奇,“整个池北区也没有拆弹专家,需要到部队去找。”

  第二天,因为炮弹的出现,整个宝马城都人心惶惶,为了让事情尽快平息,一位公安干警疏散了群众,独自徒手从泥土中拔出了炮弹。“我们悬着的心直到看到炮弹全貌的那一刻才算放下。”赵俊杰说,原来,这只是一个炮弹残断的尾部,“后来公安部门分析断定,应是抗日时期的日军炮弹,在空中爆炸后,尾部坠落到了这里。”

  回想起日前刚结束的今年发掘历程,除了那些初步揭开的遗址秘密外,更大的惊喜是尝试邀请了公众参与考古,“我们邀请中小学生、村镇的居民来考古现场,一起动手发掘。”赵俊杰说,他们的邀请,普通百姓拉近了与历史的距离,“每天都有很多人来参观,并且加入我们,我们边工作边向他们讲解,大家对考古慢慢熟悉起来,并且感兴趣。”赵俊杰说,他觉得,考古发掘工作,其实是一项老少皆宜的工作。

  目前,考古团队的研究人员正在对挖掘出来的文物进行进一步研究,同时设计明年的工作方案,“我们将会继续对这里发掘研究,去探究这里每一座建筑的作用,他们当时的生活、祭祀形式以及这些建筑被毁灭的真正原因。”赵俊杰说。

  3年前的一天,一楼大厅里突然摆满了昂贵的蝴蝶兰,我从中国出差回来走进大楼,被这一阵势惊了老半天。后来我终于知道,这么多的蝴蝶兰,是送给高仓健的,他的办公室居然就在我的楼上,隔着一层水泥板,我顶着这一位万众男神。

  令市场望眼欲穿的沪港通终于在11月17号开通了,本来说好上个月开通的结果没有,令大家的心都悬了起来,不少评论家都说沪港通有可能无限期推迟,因为战中闹得实在是太凶了,没想到,习大大给了大家一个惊喜,在APEC峰会里会见香港特首梁振英时亲自拍板沪港通在11月17号开通。

  英国一位大学女教授说,通过与中国男人的接触感到中国男人有很强的支配欲和领导欲,他们同时还期望被重视被尊重。中国男人的思维方式比较复杂,不如西方男子那样直截了当,所以很多时候很难了解中国男人的想法是怎样的。

  从“择校”变为“择学区”,由此推高学区房价格,这是早在推出就近免试入学政策时,很多人就曾预料到的一种局面,现在政府部门针对学区房价格飙升,再准备用行政之手,通过限制购房房主子女就近入学来使其“降温”……